空箱斜影

關於部落格
  • 307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弦音訣

 迷天風雪地之中,一道淒婉身影獨自坐在捱邊岩石上,動也不動宛如一座雕像,風是情、人是雪,風依舊吹、雪一樣不停,情在人不醒,風雪繾綣深。
風雪停了,靜寂寂的白境中,只餘著青絲的輕窣聲,伴著促息淡淡,卻是兩眼如炬如電光火石般投射在一仗之外由紅轉血紅的啼血杜鵑。
但不知何時在三仗之外,卻多了兩條溫文儒雅手持三尺青峰中年青衣儒生裝扮人影,也凝視著正在盛開的啼血杜鵑。就這樣三人紋風不動彷彿欣賞鮮紅絕艷如迎接春天彩霞。
突自西方遙遙傳來呼嘯如驟雨狂雹般疾奔而來,一名五蚺鬚眉手持佛塵灰色布衣道者,目光直及雪地上啼血杜鵑,忍不住輕輕一歎道:“崔血杜鵑植,劫戮啼血時”。話剛落定忽有人隨風而致,聲雖然有點沙啞卻是亮如宏鐘,紅潤圓臉形如彌勒頭點戒疤佛者,對著雪地不動人像雙手合十...“阿彌陀佛、金施主別來無恙”。
此話一出,所有人全都把目光注視著坐在雪地動也不動的金生於。風停雪停猶如凝結時空,寂靜如一個令人難以承受想逃離的空間。
此時左邊青衣儒生打破寂靜空間拱手說;「在下儒林門下陳繼聖、旁邊是在下師弟林繼賢,家師特有告戒如能有機緣拜見空覺大師、幻虛道長必須廳之教誨與問候」,說時兩位儒生同時抱以彎腰鞠躬。
幻虛.手持腰後面朝遠方叱鼻以回;老道我可承受不起,倒是那老頑固白曉生可好。
陳繼聖;托兩位前輩之福,家師向來安好。
阿彌陀佛...老納近年來只會青燈禮佛,卻不知白施主有此內外兼修傳人。
林繼賢;過獎,惶恐。
幻虛聽聞之後兩道白眉豎起.心有不越。
但這瞬間卻逃不過素有七巧玲龍心之稱陳繼聖眼裡,便說;大師道長乃方外高人自是不會與我不善言詞師弟一般見識。
陳繼聖回頭使以眼神,林繼賢再次彎腰又是一句;惶恐。
按耐不住幻虛.衣袖鼓起提勁運式,就在此時。動了,金生於動了。
蒼白面無血色容顏,瞭亂的灰黑髮絲,又破又舊的黑長袍,身後背著一支似金非金古銅色弦胡,活像歷盡風霜雨露世事炎涼市井乞丐。但、卻有一雙明亮堅毅亦正亦邪攝人心魄的眼神和與生俱來無法撼動氣勢,是另江湖中人聞之色變人稱,「攝魄邪神、金生於」。
金生於.氣若游絲緩緩開口說;人都到齊了嗎?
阿彌陀佛.空覺;金施主、老納只想知你用自身鮮血灌溉培植再以內力強加注入,促使這雪地杜鵑生長而形成啼血杜鵑,是何用途,這已轟動整個武林江湖人人想得之己有。
幻虛.接著說;我說金老弟當今整個江湖盛傳一句“崔血杜鵑植,劫戮啼血時”,若能得到這啼血杜鵑而食之必能增進甲子功力。此時雪山下武林人聚眾,礙於內力修為不敢貿然上雪嶺但都已慢慢朝此方向而來。你所培育而成的啼血杜鵑將會為這江湖帶來浩劫。
金生於.面無表情一字一句說;一命天、一命地、一命生死、一命江湖, 我是我、不在乎與整個武林江湖為敵。大師這啼血杜鵑用途,恕不相告。
阿彌陀佛、空覺抱以慈悲心說;從善先為因,得善後幸緣,執著分別心終究是執意殺念,因因果果,不增提起的因何來的果。金施主老納與道長只想化解這武林浩劫,毀了題血杜鵑吧?阿彌陀佛...
就在此時啼血杜鵑綻放了,鮮紅剔透艷如赤墨,在雪地裡婉如天際紅霞。正當金生於向前一步彎腰採取啼血杜鵑,瞬間...兩道白光從前方一左一右無聲無息,一閃劃過金生於摘取啼血杜鵑之手。
從來沒有人能避得過這一正一反兩劍光速,但任何人、都能知道劍光畫過最後殘局。
只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