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箱斜影

關於部落格
  • 307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弦音訣

陳繼聖、林繼賢已被震退兩仗之外持劍之手還隱隱發嘛,
速度之快、如閃電如眨眼間,不曾有人看過金生於是如何出手怎樣出手,什麼方位什麼方式出手,沒有。
此時金生於胸前多了一把似金非金古銅色胡琴,琴托及腰左手輕握琴軸右手輕持弦弓,面無血色對著儒林師兄弟冷冷一句;滾下雪嶺。
說完便走到啼血杜鵑前摘下收藏於木盒放入胸襟,這前後動作是無比的溫柔優雅,好似深怕傷害自己所愛之人。
金生於.依然背對著在場之人不發一語,在雪白天地裡更加凍結了空間。
哈哈哈...只聽幻虛笑聲劃破這肅殺又凍結又溫柔的空間、
卻說道;金老弟剛才所使出之劍氣劍式,莫非是江湖上所傳聞,人稱邪神、聽弦音命歸陰“九品弦音劍”,匪夷所思、真是匪夷所思的劍法。
金生於.直視着遠處山顛不曾離開更加發亮的雙眼,卻說;道長想一試.九品弦音劍.嗎
幻虛.若有所思之後說;貧道此生醉心於道,大道生一氣、一氣分陰陽、陰陽為天地、天地生萬物,也從由此道多少領悟出養生與上乘武學。今日貧道此行一則為化一場武

林腥風血雨,在則想會會傳說中“聽弦音命歸陰...九品弦音劍”。今日看閣下修為貧道唯有以身殉道,方能印證先師所說,東方龍角亢之精、吐雲鬱氣、飛翔八極。西方

自虎應觜宿、威懾禽獸、嘯動山林。來吧金老弟你盡全力成全貧道。
幻虛道長說完之後,氣走全身鬆散緩慢而優雅起式,氣納丹田、腳踏兩儀、對化陰陽、乾石坤池、雲手旋風、太極分境。此時金生於也一手持胡琴琴軸一手揚弦弓亦揚起

無律之律共聽風雪。兩人決鬥是證道在生與死哀與悲,沒有對或錯好與壞。卻是如此相惜武學招式如此典雅,然而這上乘武學是萬化瞬息滅三千,就在牽一髮而動全身之

時。一道宏偉氣勁推向兩人中間,跟隨着一聲宏亮.阿彌陀佛、且慢。
空覺禪師終於出手也出聲了,又聞空覺說;道長今日與老衲前來只為化紅禍於無形而非印證武學而來,何況金施主為培植啼血杜鵑這半年來,以消耗多少內力真元滴下多

少鮮血,眼前是要如助金施主帶著啼血杜鵑離開雪嶺隱默於山川。
幻虛.微微沉默之後便說;也罷。
空覺.轉向金生於;不知金施主意下如何。金生於蒼白無血色面容依舊面無表情。
幻虛.;金老弟你往斷捱先行離去這裡就由老道我與這老和尚斷後。
金生於終究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只要是人當然也會眨眼睛何況是一個重情感之人。
金生於有了動作,他緩緩朝向儒林門下陳繼聖、林繼賢師兄弟便說;此二人心術不正放了他們,後患無窮而大師與道長也逃此二人的興風作浪。
說完之後金生於才轉過身,只見搶得先機的左右兩道劍光如飛花搬得灑落下來招招致命招招要害,且兩人劍光速默契十足進退離合不無配合的恰到頂點天衣無縫。儒林劍

法是由詩與書法所演變而成,秀氣中帶有殺氣柔和中暗藏霸氣。反觀、失於先機的金生於幾個月來崔血又消耗內力植杜鵑,之前在與幻虛拼內力又再讓儒林二人搶得先機

之下,唯由招架一時之間難有反譏,只能等待時機出手。當儒林二人使盡四十九招一首詩書劍法時需將再從新連綿另一套詩劍之時。就在此時、空氣中響起幾聲優美旋律

是令人心醉也是令人心碎,無律之律九品弦音劍的劍律,金生於看準時間反劍出手了,所有空氣中劍律與劍光都停頓了也無聲了。雪地上染上殘紅血跡,只見儒門聖賢二

人單膝跪在雪地表情難過一人缺右手一人缺左手。
在旁的空覺與幻虛觀戰的兩人莫不讚嘆,這大自然天籟之音無律之律九品弦音劍律,唯由像金生於如此逍遙邪氣一命天地之人方能造就這等劍律。空覺與幻虛同時兩人也

意識到金生於滴血崔功在前不然儒門聖賢二人早命喪劍律之下。空覺與幻虛深知此時金生於內力大不如前也正思考如何助金生於安然離去這雪嶺。

此時的陳繼聖早已看出空覺既有寬恕不願造再殺孼,便脫口說;空覺大師您乃德高慈悲為懷更與家師頗有交好,而我與師弟也並非奸惡之徒還望大師加以斟酌,再則此時

半山腰江湖人物也快到達雪領了,唯由讓金大俠早些離開這雪嶺方可消儗一場劫難,我兩雖受了傷但武功未失方可相助。
此話一出林繼賢深知師兄為人,有求饒之意,便反駁說;儒門明訓死有重於泰山輕於鴻毛,何況我們乃為武林除害除去這殺人無數邪人,今日武學不精技不如人死無憾。
頭腦耿直不多話的林繼賢這想必是他今生說話最長最多的一次。
金生於倒也覺得林繼賢是條血性漢子,蒼白無血色面無表情也無動於衷的再次走向儒門聖賢二人,手握胡琴琴柄轉動了琴軸抽出暗藏琴軸中又細又薄燻黑無影兩尺青鋒,

就在此時空氣中有一黑點夾勁道無聲無息破空而來直襲金生於檀中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